规范公共权力的使用
2018-08-18 06:4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对于大部制改革来说,上下对接的问题。我国中央和地方实行条块结合的管理模式,即地方分级行政,中央对口管理;机构设置是“蜂窝煤”结构,下上一般粗,各个部门“依法扯皮”,导致行政效率降低,最后无人承担责任,坊间有语“问题出在下面,根子却在上面”。而今,国务院部委重新整合,“根子”变了,相应地,地方各部门也须积极跟进,这一牵涉面甚广的变革,必然涉及到多种利益纠葛。改革自上而下,会不会上头轰轰烈烈,越往下则力道渐小,到地方便成强弩之末?一些利益相关者会不会静观其变,见机行事?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将影响到大部制改革的成效乃至成败。

规范公共权力的使用,是推行大部制改革的又一重要目标。现代政治体制的建立,需要政府由全能型的管治型政府向权责相称的公共服务型政府转变。显然,过于分散的政府部门设置,容易导致分工不清,责任不明,造成权力大家都想要,出了事大家都不管、管不好的尴尬局面。大部制改“八龙治水”为“一龙管水”,更易于明晰权责,规范公共权力的使用,进而进行法治化的创造和调整,向法治政府迈进。

大部制改革,要言之,就是把业务相似、职能相近的部门进行合并,集中由一个大部门统一行使。从我国政府现在的机构设置来看,国务院除办公厅外,共有28个部委,特设机构1个、直属机构18个、办事机构4个、部委管理的国家局10个、直属事业单位14个,另外还有100多个议事协调机构。机构庞杂,职能多有交叉重叠,重组、精简机构势在必行。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要“加大机构整合力度,探索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健全部门间协调配合机制”,为新历史条件下的政府机构改革明确了具体目标。不久前召开的党的十七届二中全会也提出,到2020年要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管理体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务院历经5次机构改革,此次推行大部制,是在以往改革基础上的继续和深化。

进行大部制改革,也是节约行政成本的需要。政府机构新一轮的归并整合,不仅可以节约部际之间协调成本,也将会直接减少行政运行成本。近年来,我国每年的行政管理费支出一般都会在财政总支出的20%以上,过高的行政成本,既与浪费、腐败等问题密切相关,也同政府机构设置庞大相关。臃肿的机构没有换来行政的高效,反而让纳税人的钱在部门的推委扯皮之间打了水漂。弥合部门之间的间隙,减少无谓摩擦,无疑有利于降低行政成本。

近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了第四次全体会议,听取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这次国务院改革涉及调整变动的机构共15个,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国务院将新组建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改革后,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组成部门设置27个。

经济决定上层建筑,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是实施大部制的深层次动因。改革开放三十年,市场经济改革已步入深水区,但政府机构设置仍存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对口设立的痕迹。计划经济,要求政府根据垂直方式进行管理,管得越细越好;市场经济,要求市场要素之间要合理配置,并按照市场规律进行流动,因为很多事务的管理不再相互独立,而是相互交织、密不可分。但就目前的行政机构设置而言,仍然存在着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政出多门等问题。相互推诿挚肘以及政策之争,势必会影响到经济协调运行,从不同部门伸出的“有形之手”,也不利于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对现有机构的管理内容进行梳理,减少那些市场可以自行解决甚至市场解决的方式更好的部分的管理,保留那些市场无法调节的部分。事的减少带来权的下降,权的下降带来机构的精简。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inconduitedepartie.com欢乐斗地主游戏4399,斗地主小游戏网页版,三人斗地主游戏免费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