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选择自己合适的机构的发展方案
2018-09-09 17:4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从2001年开始我们成立了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机构,致力于红树林的保育和推动,从不同层面推动红树林的保护工作,绝大部分的工作是基于公众参与的,为了达成这个公众参与的理念,我们做了很多尝试,包括资源的支持、交流的平台和搭建,能力建设和智力支持。公众能做什么事呢?比如生态修复的工作,比如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工作,比如我们建立民间的预警机制,比如跟保护区和社区的共建,比如有些地方我们发现要清楚外来物种等等。

从cmcn的理解来说,我们认为一个合理的或者理想红树林的合作平台应该是有三个角色来扮演,第一个是技术支持,我们希望cmcn未来是做技术层面的工作。第二是孵化机制,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是不是未来三五年以后能够有这样的角色不断的孵化各个地方的合作机构,然后去保护在地的红树林。第三是平台的保护和管理,我们希望通过未来的孵化去影响,能够有一个合适的机构或者合适的组织,他们能够来担当这个角色。

关于技术支持,我们要做哪些事呢?第一是开发数据库,这些数据库有很多本地的数据,向民间机构、合作方去获取的。第二是完善的智囊团。第三是开发解决方案,我们称之为公益魔方,会有六大类的解决方案,这六大类里可能有很细致的,我们把这些东西标准化。标准化以后,每一个解决方案都在这个魔方上面,各地的合作机构通过自由的搭配,来选择自己合适的机构的发展方案。

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搭建了一个所谓的预警机制,即义务巡护员。人们常常在灾难过完以后才去理解,才去反思这些保护的问题。所以在民间的角度,我们希望建立预警机制,把这些不好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义务巡护员的机制就是通过数据的收集和反馈的机制,从而评估和得到解决。我们希望公众或者志愿者的工作能够互补或填补到这个保护区的空缺,能够真正为红树林的保护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

举一些例子,比如生态修复,我们希望通过前期的研究工作,能够去推动人工的生态修复,让红树林的面积慢慢得以恢复,恢复它的生态功能。大概组织了超过100次的活动,现在组织和参与的红树林修复工作已经累计有大约100万株的数量。

在红树林的修复过程里,我们有一个谚语是“三分造、七分保”,所以我们不是说种了以后就扔在那里,而是持续不断的去进行保护工作。公众参与的层面是可持续发展教育,我以在学校为案例,我们开发了3套跟红树林相关的教材,组织当地的老师和当地的志愿者,每周给学生上课。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累计2万多名学生接受使用过我们的乡土教材。算上我们在社区和公众的场合,在高校的可持续发展教育活动,目前我们累计的受众应该已经超过15万人次。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inconduitedepartie.com欢乐斗地主游戏4399,斗地主小游戏网页版,三人斗地主游戏免费版权所有